肖磊:比特幣再次突破1萬美元 到底是騙局還是革命?

美國社交巨頭Facebook宣布即將推出一種基于區塊鏈加密技術的世界貨幣,一石激起千層浪,美聯儲主席表示這種數字貨幣有可能會在未來替代更傳統的貨幣,而后英國央行、歐洲央行等機構官員也發表了重要看法。

在國內,騰訊創始人馬化騰等傳統互聯網霸主也都發表了相關觀點,比特幣價格更是在Facebook發布數字貨幣libra白皮書之后的三天之內,飆升了超過20%,年內漲幅已高達190%。

而前不久用3100萬人民幣拍下巴菲特午餐的孫宇晨表示不服,發微博稱,為什么Facebook發幣就是區塊鏈革命,我發幣就是騙子。孫宇晨同學還說,我一直奔跑在扎克伯克的影子里,總有一天,會跑出這個影子。

孫宇晨同學可能更在意的是Facebook發幣這個事情搶了他跟巴菲特午餐的熱度。其實關于Facebook發幣這件事情,未來可能還會繼續討論下去,真正的意義不是幣圈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競爭對手,而是扎克伯格用行動在驗證人類新的貨幣理論。

從以物易物到金屬幣,從金屬幣到紙幣,從紙幣到數字貨幣,歷史的車輪滾滾而來。

如果Facebook可以這樣干,全世界的互聯網巨頭,有流量的公司,其實都可以這么干,libra是一個承前啟后的項目,在人類貨幣發展史上,也會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但你說Facebook真的就能做成這件事情嗎?未必。

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后,美聯儲主席明確表示,未來將對Facebook的數字貨幣libra施加影響,美聯儲在金融技術層面一直在與金融行業的各種公司會面,這些公司正在進行大量的創新。

其實這幾句話信息量很大,美聯儲一方面要對libra施加影響,另一方面美聯儲所管轄的金融公司,正在進行大量的創新,也就是說,未來美聯儲依然有可能存在拉偏架的行為,如果銀行聯合起來干這件事情,美聯儲會更支持誰?

另外,Facebook的準備雖然非常充足,但扎克伯格實際上也是一個比較心血來潮的創業者,如果沒有巨大的市場利益來提供持續支持,這個項目運作起來就很難調動更大規模的資源。

目前數字貨幣市場最大的穩定幣USDT已經存在了接近五年,但市值規模依然還停留在35億美元左右,這個規模可能還不及很多華爾街對沖基金。

這也讓我想起另一件事,當年Facebook決定要做職場社交,競爭對手是領英,但幾年過去了,Facebook的職場社交慘淡收場,領英則越做越好。所以從這個角度講,我們不能低估libra,但也不能高估前期Facebook的運作水平。

那么我為什么還連續寫數篇文章來談這個事情呢,原因我已經說了,這是一個開始,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全球性測試,而且觸角已經延伸到了每一個人的手機終端。原來的數字貨幣概念,影響所致,不過數百萬,最多也就兩三千萬人,而這一次的測試人群,變為數億人。對于金融資源的再分配來說,這不亞于一場革命。

但對于比特幣這個爭議巨大的標的來說,未來意味著什么,其實依然是一個需要持續追逐的未解之謎。

比特幣的初始分配是極度不公平的,如果你在2011年之前就參與到比特幣的挖礦過程中,那時只需要一臺電腦,每天挖個幾小時,你現在就是億萬富翁。

問題在于,這個世界上,沒有任何一種分配機制,是絕對公平的,因為就算有一個完全公平的分配方式,每個人的行動邏輯和反應周期也是不一樣的。比特幣的初始分配方式,我覺得跟市場經濟制度并不沖突,如果把比特幣看作是一個創業項目,其實早就上市交易了,初始分配基本結束。

這是什么意思呢,我跟大家舉個例子,比如中國有至少三群富豪非常具有特點,都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,第一個是煤老板,家里有礦的,第二個是房地產巨頭,搞房地產的,第三個是互聯網巨頭。如果你對這三類富豪沒有仇富效應和嫉恨心態,那么你也不應該對比特幣富豪產生各種歪曲心理。因為無論什么產業,都存在不公平的初始分配。

中國福布斯前一百名的富豪(家族),平均財富350億人民幣左右,如果按照當年平均50萬起步創業資金來算(馬云、馬化騰等,都是50起步創業的),回報率大概是7萬倍。

比特幣市場,如果你是在2011年2月9號介入,當時一個比特幣的價格是1美元,后來比特幣價格最高漲到了2萬美元,那么你的回報就是2萬倍,這種回報,跟創業大成者,沒有本質區別,盡管很多人從認知和心理層面對投機獲勝者充滿厭惡,但市場從不因此而改變,比特幣這樣的案例舉不勝舉。這就是初始分配,也是它的威力所在,但這個階段終究要過去。

那些你耳熟能詳的富豪,如果你不相信他們的身價會在未來幾年里,出現數十倍的漲幅,那么你期待在比特幣投資上面有數十倍的回報,也是存在巨大的風險的。原因在于,比特幣的初始分配已經基本完成了。

我來評幾句
登錄后評論

已發表評論數()

相關站點

+訂閱
熱門文章
贵州11选5走势图软件